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

来源:运动康复 日期:2018年09月27日 浏览(51)

当我们提到治疗的时候,总会认为,治疗师多少需要主动地去做些什么,哪怕做点按、压、揉、挤的动作也好,否则的话,怎么能算是治疗呢?我们也会认为,治疗师用的力道越大,治疗效果就越好。如果什么都不做、什么力道都不用,治疗效果应该就是0吧?

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 运动康复 第1张

但就是有这样一种“什么都不用做”的疗法,能够在短短90秒内,让疼痛消失。它是目前所有手法疗法里,最“懒人”的一种;也是所有温和的疗法技术中,效果显著的一项!它就是拮抗松弛术。

文章导读

1、一个意外,拮抗松弛术诞生了

2、为什么说拮抗松弛术“很懒很温和”?

3、慢性疼痛为什么会出现?

4、这是一种“无痛苦”的疗法

一个意外,拮抗松弛术诞生了

在1955年,Lawrence Jones D.O.博士偶然间发现,定位患者的舒适度可以纠正复杂的脊柱疾患。那一年的某一天,他接诊了一位患有严重腰痛的病人,当Jones博士试图帮该患者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后,意外发生了,患者告诉他,自己感觉非常舒服。

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 运动康复 第2张

(Dr. Jones正在治疗病人)

经过短暂的尝试,Jones博士确定了一个让患者能够完全舒服的位置。当患者将这个舒服的姿势保持了20分钟以后,他竟然在患病以来的6个月内,第一次完全地直立起来!此后不久,这名患者就彻底摆脱了腰痛,完全康复了。

Jones博士这次治疗经历,为拮抗松弛术日后的“温和”风格奠定了基础。经过治疗师们不断地研究与实践,拮抗松弛术能够做到,保持摆位90秒,让疼痛缓解甚至消失。无论对于患者还是治疗师来说,真的没有比它更符合“懒人”气质的疗法了!

为什么说拮抗松弛术“很懒很温和”?

作为治疗师,我们都知道,当肌肉出现“反射”功能障碍时,肌肉就会不断地收缩,而不是在中枢神经系统,即大脑和脊髓的指挥下进行收缩。一些有神经活性的生化物质,也就是身体代谢下来的“废物”,会在肌肉中快速地积累起来。一旦肌肉中的废物变多,就会形成压痛点或“触发点”,产生肌肉的慢性痉挛。

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 运动康复 第3张

从目前对拮抗松弛术的研究来看,这一技术的主要原理是,通过舒减存在于身体中的主要结缔组织(即筋膜)的疼痛和运动受体,来发挥其治疗作用。一旦筋膜得到了放松,这些受体就会被关闭,从而疼痛就会减轻,结缔组织就会得到放松,并且代谢物也能直接地放松肌肉骨骼系统的痉挛,并通过反射机制来“解锁”关节的限制。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,拮抗松弛术不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手法疗法,它无需使用到“推力”技术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它是一种很懒(被动)又很温和的疗法

慢性疼痛为什么会出现?

肌筋膜疼痛或“软组织疼痛”,是导致慢性疼痛综合征的很重要的原因。它会在身体任何一个区域出现,它的症状表现为持续的紧张、僵硬、疼痛或麻木、刺痛感。

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 运动康复 第4张

肌筋膜疼痛无法通过MRI、X-射线或CT扫描检测到,然而,疼痛的触发点可以通过自发性的电活动(SEA),来进行电生理学诊断。我们要注意的是,肌筋膜疼痛跟肌纤维疼痛是完全不一样的,因为身体中的任何区域都存在一般的软组织敏感性。有趣的是,肌纤维疼痛患者通常会有一定程度的肌筋膜疼痛,因此,当他们接受了拮抗松弛术治疗后,会明显感觉到疼痛得到了缓解

这是一种“无痛苦”的疗法

拮抗松弛术最主要优点是,它是一种“间接”的、无疼痛的手法治疗技术。这意味着,治疗师只需要把病人放在一个,令他们最安逸舒适的位置,就能缓解身体疼痛,而根本不需要像传统疗法那样,把他们“拉”、“推”得很痛苦。同时,拮抗松弛术能够减少过度活动的伸展反射,因而它能获得极好且长久的治疗效果。从本质上讲,运用拮抗松弛术,能够让身体开始自我修正,而不是“被迫地”接受矫正

拮抗松弛术主要针对的就是,解决人体肌肉骨骼中的问题,因此它在临床上,有很强的适用性。用拮抗松弛术可以解决:手术后的肌肉痉挛、紧张性头痛、下背痛、颈痛、网球肘和脚踝扭伤,等等。实际上,拮抗松弛术能解决的肌肉骨骼问题,比这里例举出来的更多。

慢性疼痛如何康复治疗? 运动康复 第5张

如果您觉得您可能有肌肉骨骼功能障碍的症状,或者您遇到了患有肌肉骨骼问题的患者,却一直无法治好他,现在,也许是时候用拮抗松弛术来解决“棘手难题”了。换一种角度,用一种更温和、平静的方法,来重新对待肌骨疼痛中的难题。

References:

[1] Van Buskirk RL: Nociceptive reflexes and the somatic dysfunction: A model. J Am Osteopath Assoc 90:792-809, 1990

[2] Laporte, Lloyd DPC. Nature and significance of the reflex connections established of the large afferent fibers of muscle origin. American J of Phys, 1952, 169,609-621.

相关热点: